新闻资讯 您的位置: 网站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公司新闻

半个世纪的怀念!

作者:admin 来源: 日期:2017-09-14 15:26 标签:
我的童年是在六〇年三年自然灾害到《文化大革命》初期,当时我们是兄妹三个,每个人差一岁,我是老大。那时候妈妈既要上班,又要接
  
  送我们兄妹三个,而爸爸经常下乡工作。为了缓解妈妈的生活负担和劳累,在姥爷(外公)一再要求下,将仅有五、六岁的我接到沈阳的姥爷家。
  
  其实对于还是孩童的我来说,姥爷家已经不是很陌生了,从我懂事开始就经常来往于鞍山、沈阳了。姥爷家有三个舅舅,白天都上班,晚上就轮流
  
  陪我玩,那时候特别喜欢与老舅玩过家家、藏猫猫。
  
  需要特别说明一下,姥爷家在沈阳市皇姑区沈纺北里,沈阳纺织厂家属宿舍,它的地理位置非常特殊,南边300米是哈大铁路线,东面100米是沈大
  
  铁路终端沈阳北站,两条铁路线交汇处就是赫赫有名的三孔桥。就是1945年日本人制造震惊中外的沈阳皇姑屯爆炸案,即张作霖三孔桥铁路被炸的
  
  事件的地点。60年以后,两条铁路之间的三角形空地被当做了木材畜木场,另一侧则是有着100多年历史、日本人兴建的沈阳纺织厂。姥爷退休前就
  
  是纺织厂的工程师,会说一口流利的日语。每次接我到沈阳就会说:《私と一绪に家に帰ることを待っている》;等送我回家就会说《家に帰る》
  
  ;只是我却没有遗传下来,始终是个遗憾。
  
  童年的我,那时只有5、6岁,无忧无虑,整天与邻居家10几个小孩玩游戏,其他小孩都比我大,我分别管他们叫哥哥、姐姐,轮到玩过家家,大孩
  
  子们相互叫“爸爸”、“妈妈”,我只能扮演“儿子”,当“爸爸”、“妈妈”们“烙饼”、“做饭”(和稀泥)时,我只能跟在屁股后递“葱”(拔
  
  的草)、倒水,可也玩的不亦乐乎。记得一次玩“藏猫猫”,从中午吃过饭一直玩到天快黑了,轮到我找那些哥哥、姐姐们,可是奇怪了,到处找也
  
  找不到,从当街小胡同找到偌大的木材跺,就是找不到一个人。慢慢地天已经黑了,急的我大声呼叫,也没有人应声,这时又是着急、又害怕,一
  
  不留神从高高的木材跺滚落下来,当时就不省人事了。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隐隐的听到舅舅的呼叫声,想爬起来时却又昏了过去,直到醒过来时
  
  ,已经是第二天躺在了医院。把姥爷一家吓得全部都傻了一样,下午,妈妈也从鞍山家里连夜赶到了沈阳。这一次姥爷说我差点丢了小命,可是,
  
  当我醒来时还在问舅舅,小朋友躲到哪去了?似乎想知道躲藏的地点后,下次我也藏在那里。直到好了之后才明白,原来,当我低头数数时,小朋
  
  友们都已经跑回自己家了。第二年放暑假的时候,我在姥爷家又闯了大祸。也是和小朋友玩过家家,轮到我去“商店”买“菜”,转了一大圈,也
  
  没有什么可买的,突发奇想,转到过道墙根处,费了很大劲,用铁锹拔出一根很粗的柴火棍,算是给小朋友买了菜,交了差。第二天,我还在睡梦
  
  里,就被姥爷揪着耳朵叫了起来,“昨天谁把葡萄秧给挖出来了?”我一阵发蒙,坏了,我把姥爷家已经种了10多年的巨峰葡萄挖死了,这下闯大
  
  祸了。原来,姥爷家在门前过道旁种了十多颗巨峰葡萄,一来夏天太热时可以遮阴凉,秋天后还可以为大家收很多酸甜的大葡萄。我也特别喜欢吃
  
  ,这些葡萄树也凝结了老爷的十多年的辛劳和血汗。当我承认错误后,姥爷就再没责备我,第二天又默默地在原来的位置上栽上了五个小葡萄苗。
  
  如今的姥爷家已经时过境迁了,附近的两条铁路线也只剩下哈大高铁专用线了,在原来的小红房处建起了16层的住宅楼。具有历史意义的侵华日军
  
  在满洲国建起来的沈阳纺织厂的遗址,也已经荡然无存。我可亲可爱的姥爷也离开我有40多年了。只有稚嫩的童年,还深深地扎根在我的脑海里。
  
  时不时漂浮出来过遍电影。
本文网址: 未知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