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资讯 您的位置: 网站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公司新闻

对于收音机,它的命运更加悲催

作者:admin 来源: 日期:2017-09-14 15:24 标签:
看到这个标题,很多人都会有个疑问:“怎么还我们......生活?”事情回放50多年,那个年代的人们,每天都生活在众多的票、劵、证里,从小
  
  孩一出生,就要上户口、办粮证,领各种各样的票、劵,而且每一张票、劵都与人们息息相关,不可分割。每年的12月份,所在的居委会就会将户
  
  口本、粮证齐上去,半个月后,每户都会发下了厚厚一摞的票、劵;有棉票、布票、肉票、鱼票、蛋票,还有豆制品票、火柴票、菜票、糖票等等
  
  等等,不计其数。小时候我最喜欢的就是糖票了,那时候,每个人一年只有半斤糖的糖票,虽然糖不是很贵,每斤4、5毛钱,可都被家长买了砂糖
  
  、面糖,很难买一回硬糖糖块;而最常见的就是豆制品票了。一个月每人才五块豆腐,当家长说要买豆腐了,就会支出我们小孩早上4点起床,拿个
  
  盆到卖豆腐点开始站排,等到豆腐板推来了,天已经亮了。要是豆腐少、人多的话,这一早上就算白排了。当时的豆腐价是每块2分钱,是最便宜的
  
  菜了。要说最难买到的还是鱼、肉、蛋,手里有票,却很少有货。五十年代,我们城市火车站前有个菜市场,俗称圈楼。圈楼里是里外两圈食品、
  
  蔬菜销售摊,走上一圈要15分钟,所有商品一目了然。要是赶上鱼、肉、蛋上货,不需通知,转瞬之间就会站出很长很长的排。因为菜市场是公家
  
  的,如果有认识里面内部职工,就会被很多人羡慕,他们可以通过熟人不用站排,从里面把东西买回去了。可能从那时起,就有了“走后门”这种
  
  不正之风了。那个时代人们最向往的就是当上一个副食品店的售货员,也不管家里有多大的官,一家有一位卖菜的,亲戚、朋友、同学、老师、邻
  
  居,都可以沾光,不用去站排,还可以买好的,甚至可以不要票。另外,令现在的年轻人不能理解的是,当年不论你买衣服、还是买裤子,或是买
  
  床单、被罩,都是要布票的。两毛七一尺的斜纹“白花齐”是纯棉的,买回去以后将它染成黑色、蓝色、草绿色,再做成服装,很是气派。而那时
  
  的毛料、化纤、皮革制品却很少有人问津,也许是当年工资普遍不高,生活极度困难,有穿的就没有吃的了,哪怕皮革也只比棉布贵一倍。还有一
  
  件事在当年也习以为常。那时候口粮是定量供应制。每月每人供应大米:6——8斤;白面:6——8斤;其它是粗粮(玉米面或高粱米);豆油:3两
  
  ;过年、过节会增加2斤细粮。食用油也会增加1两(或增加1两香油);可见当年粮食的极度匮乏。食油不够就买肥肉炼油,普通老百姓家做菜也很
  
  难见到油花,所以当年的肥肉比瘦肉更抢手。大多的家庭供应粮都不够吃。政府为解决老百姓的粮少,想出了好办法,由粮食局出面从黑龙江运回
  
  土豆,从山东运回地瓜,运抵各个粮站,按每人10斤扣1斤粗粮的办法抵顶口粮的不足。还有一个奇特的现象:由于公职人员经常出差去外地办事,
  
  各省都有本地区的粮票,公出在外的,本省就用地方粮票,出省的就必须要换全国粮票了。换全国粮票需要扣掉粮证上的豆油指标,10斤全国粮票
  
  扣1两豆油,这是惯例!只有特殊家庭里有了特殊情况,比如有人生病、住院;有人生小孩;有人年老体衰;都要买鸡蛋补养。因市场鸡蛋的短缺、
  
  要票,农村养鸡户还不准把鸡蛋运进城市卖,抓住会以投机倒把,挖社会主义墙角论处。聪明人就想出一个办法,通过扣豆油换全国粮票,再用全
  
  国粮票换鸡蛋。宁可不吃油或者少吃油,冒着被抓、被罚的风险达到改善伙食的目的。可见那个时代多么困难!
  
  二、《四大件》对比
  
  现如今每个家庭购买一台电视、一台洗衣机、一台电冰箱,已经不在话下,更有相当的家庭拥有了汽车、摩托等代步工具,更多的家庭住上了
  
  豪华的商品房。而当年为数不多的家庭以拥有《四大件》而感到自豪,即:手表(多为上海牌、)、自行车(多为永久、飞鸽牌)、缝纫机(流行
  
  飞人、蜜蜂、钻石)、收音机,简称:三转一响;55岁以上的中老年人会知道,当年的四大件是所有年轻人夜思梦想的奢侈品,也是年轻人搞对象
  
  、结婚的主打牌。《四大件》除了要凭票购买外,也是部分家庭一个月的生活费。如此还出现了相当一部分人远赴广州、上海坐火车、轮船随身托
  
  运回来,毕竟广州、上海还是比较先进和开放。由此就产生了倒买倒卖,赚取一定的丰厚利润,这就是当年搞活经济、商品物流的雏形,有的人从
  
  此赚上了一把,并成为了第一批《万元户》。回头再说一部分家庭目前还保存的《四大件》,手表由于是机械的,每天都要上劲,走上一定时间还
  
  要檫油泥,所以很少有人能保存到现在。倒是更为有意义的是流行一时的海鸥牌120照相机,更具保存价值。自行车在当时更具有实用价值,由于当
  
  时交通极不发达,全市工人、职工的上下班,除了一部分坐公交去车,一部分人坐摩电(有轨电车)外,绝大部分人都骑自行车,故泱泱大国被戏
  
  称为自行车王国。当然,由于名牌自行车的紧俏,加之好的自行车要票、要劵,促生了自行车的倒卖,急需者只能从倒车族高价购买。自言而然促
  
  成了地方自行车厂快速发展起来。当时我市仅有的一家国有企业鞍山自行车厂生产了梅花自行车,其质量远远低于上海、天津产自行车,因供需的
  
  不平衡,想要购买梅花牌自行车,还需要凭票购买,发票比例约10个人有一张自行车票,也跻身了紧俏。不长时间,自行车厂便可以大批生产了。
  对于收音机,它的命运更加悲催
  但是好景不长,由于质量难以保障,很快梅花牌自行车就从自行车行列中败下阵来。改革开放后不久,喧闹一时的国企自行车厂宣告破产,结束了
  
  昙花一现的命运。名噪一时的缝纫机也从当初凭票难得一机,当年的人们以艰苦朴素为荣,衣服破了要补;裤子膝盖、臀部磨漏了,垫块布在缝纫
  
  机上一圈圈扎上接着穿。当年有句时髦话:“新三年,旧三年,缝缝补补又三年”。七十年代,缝纫机经过大力发展,逐渐产大于销,到最后几乎
  
  每户一台。到目前仍有相当的老百姓家还保留着已成为了古迹的饰品。从我记事时起,家里的缝纫机几乎很少用,平时也就是扎个鞋垫、补个衣裤
  
  补丁,但是当年它是作为居家身份的象征,不用也买。只有区区少数人家用它做衣服,做裤子。九十年代后,随着市场经济开放,布票宣告作废,
  
  人们渐渐习惯了购买成衣。缝纫机也结束了它的历史舞台。,《文化大革命》结束后,象征着身份的收音机就被录
  
  音机、落地式收录机、台式录音机所挤占,加之日本电子产品大量涌入中国,什么“三洋”、“索尼”,大大小小的、各式各样的电子产品几乎一
  
  夜之间占领了所有中国市场。接着收音机又被有声、有影的《电视机》所取代。老的中国《四大件》鏖战半个世纪,被新的《四大件》所取代。现
  
  在的青年人追求的是房子、车子、票子、帽子(乌纱帽)。当然,时代的不同,追求的目标也不同;现在的人也更加现实了。
  
本文网址: 未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