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资讯 您的位置: 网站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公司新闻

回上海后渡过了十年的快乐时光

作者:admin 来源: 日期:2017-09-08 19:11 标签:
 
  今天是我买入笔記本电脑整四个月的纪念日,正式拥有了属于自已生命中最高消费额的¨奢侈¨玩具,心爱的宝贝。我是一个从小在艰苦生活中長大的人,虽然生活在中国最繁华的大城市,家庭经济条件一直不富裕,从我上学起,要填履列表,我在表格的家庭成份一栏里,直到退休前,总一直填上职员二字。它没工人,农民二个字有面子,但总比小业主,资本家要体面。因为那个年代左了一点,小业主,资本家是剥削阶级,我的同学中,有成绩优良者,就因爸爸开过店开过厂,高考时因大学招生名额受限,考生同样分数选择时,他们被关在大学门外,那时没有夜大学、电视大学,谁家有个无线电是很显眼的了。我一直为这些同学因家庭成份之故不能上大学而深感婉惜。
  
  那个年代,失业率低,各街道会把待业青年组织起来,学习进步书刊,唱唱革命歌曲,为居民搞公益活动,拿起竹丝扫把,在居委干部带领下去扫马路,那时侯街道马路小,石子路干干净净,没人乱扔垃圾,所以扫地不用费劲,是团员的,团关系档案放街道,划块成立团支部,每月交纳团费五分钱。居委要写年终卫生小结、治安小结、或派出所要户籍调查,资料登录,都会按排待业青年中文化比较高的团员,去参加这些光荣的义务公益活动。
  
  那年代社会治安良好,没见大人扠麻将,也不见夫妻吵架,警民如一家。管辖地段片警,会亲热窜门访户,了解民情,有困难给帮助,我还記得有一年新年过春节,初一给我家拜早年的,是派出所所長和管辖片警,因为爸爸肺病严重,医生开出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证明,让他46岁从支内的山区城市,返回原籍提前退休,退休金37元,派出所所長知道后就要片警陪同,把爸爸作为第一个拜年慰问的对象,把党的关爱通过他俩传递给了我的爸妈。妈妈是1958年爸爸支内后剛走出家庭,有了一份丝绸机绣厂的工作,不料爸爸在支内去的半途中,肺病发作住了院,出院后急需家属照顾,厂方一纸电报,把妈妈好不容易盼了多年获得的工作机会打掉了。
  
  1959年三月妈带着我与弟,跟着第三批上海机关干部光荣支内的同志与家属同去照顾爸爸,爸爸一直是銀行职员,解放后划为机关干部编制,按现在的说法是白领阶层,銀行地址就在外滩,旧社会銀行工作是金饭碗,相对收入高,但爸爸是个好丈夫、好儿子,听妈说我未出生前,婚后爸就把妈接上海共同生活,住在南京路近長征医院,由于上海生活水平总比家乡高,爸的收入养活自已四口小家外,还要供养父母,另外对有困难的亲戚作些资助,所以生活也不宽舒,只是职业的名气响罢了。当妈妈怀上我后,他俩决定让妈带着二个孩子回家乡,与爷爷奶奶过,可省些开銷,直到中国解放。1950年爸爸把我们再接到上海,全家团聚快乐生活在一起。妈妈沒工作,照料孩子们的生活,儿女们个个听父母话,学习认真从不让大人操心。
  
  爸爸热爱共产党,热爱新中国,他亲眼目赌共产党带领的解放军进城时,严格的三八纪律,他看到共产党消除地痞流氓,取缔黄色場所、赌場、改造妓女、解放舞女,让她们自食其力,融入社会参加工作,他看到共产党重视教育,全民扫盲,让贫困家庭的孩子都能上学,学费不高,可以分期付款,家庭生活非常困难的学费全减免,解放初期爸爸工资仍与旧社会相同,称保留工资,让銀行员工有一个适应过渡过程,以后随着全国性的统一工资级别政策出台,取消了保留工资,爸妈也从无怨言。
  
  党的干部们与全国人民一样,爸作为机关干部理所当然服从,上级领导对职工也关爱,做好做通思想工作。说谁家有困难工会一定会帮助解决。当年銀行高层干部的工资82.50元,我爸比他们低一级是73.80元,由于要赡养奶奶,母亲没有工作,孩子求学阶段,有时爸还发病,请假几天要扣工资,我家列为困难家庭,一直是銀行工会的長期补助对象。爸爸感恩组织的关心,积极努力工作,他应该可以发展成为党员的,他那样的热爱党,紧紧跟党走,到1958年银行领导传达了上海市政府,要求机关干部带头支内的动员报告后,作为工会组長的他,对组织对妈妈隐瞒了病情,毅然向党组织递上了支内的申请报告,被光荣批准去山区省市支内。
  
  那年代交通不发达,中途转车要三天三夜,现在只需要一天,坚强勇敢的爸爸肺病很严重,照理对领导说明状况,领导应予照顾可以不去,当时我还小也不知情,只听爸爸对妈说,我是工会组長,又是先进份子,党组织那么信任我,倘我退出不去,大家会学我样当逃兵!这是党为改变落后地区的经济现状所作的重大决策,上海干部应该支持。我见妈掉泪了,爸又说别难过,你在上海照顾孩子,我会常给你写信,第一批去的是大西北,去那边的小同事写信来,生话很艰苦,冬天很冷,外出耳朶结冰,回到房中捂耳朶,耳朶掉了,那边姑娘稀少,小伙难找对象,晚上还能听到狼嚎,爸对妈说,这次是第二批,地方是省城,生活不会艰苦到哪里去,那边省政府一定会热情安排好上海同志的,我会照顾好自已的,你笃定放心。
  
  妈妈揩干了泪水,爸爸迟疑了一会又对妈妈说,你听了别难过,老大老二明年就好分配工作当老师了,能减轻点家庭负担,领导对我们说了,那边生活水平低,工资待遇也比上海低,我们去支内的这批干部,工资全部降一级,要与那边的干部水平看齐,上海干部要作表率,不能高于他们,否则会起坏影响,然后拿出一张应交给对方组织的工资级别証明单给妈妈看,上面的工资是65元不到吧!这下,妈妈伤心大哭了,爸爸又说别哭了,支内光荣,又不是去劳改,哭声被邻居听到,影响不好,妈妈停止了哭。
  
  她其实也知道爸爸离家与我们分别心里也难受。当时我还小,大一点会懂一点,我会去爸爸的銀行找领导,让爸别去了。动员身体好的去或你们领导中身体健康的去。我知道即使我会这样做也会遭爸妈的阻拦,反右斗争剛结束,政治书上就有右派份子如何恶毒攻击党,我的表姐夫就因酒后说了一句无足轻重的话,被厂里打成右派,拆散了一个家。我也怕爸爸从先进份子变为成落后不听党的话人,比我大的兄姐都在校住读,他们没听到父母亲伤心对话場面,自然不会有我这样的伤心。
  
  爸爸去支内了,就与銀行脱离了人事关系,也就是说我们少了一笔每月的銀行工会的定期补助,大约有十几元吧,爸爸去支内为与外地生话水平等同,又降了一级工资,对我家的经济是个沉重的打击,爸爸在外地生活,也需要个人生活费用,他一向俭省。以前去外滩上班怕迟到乘公交车,车钱便宜四分钱,可以再换车四分钱便到単位门口,可是他就乘一部车,下车后,再步行过去到单位,下班舍不得车钱,总是走回家,他唯一嗜好就是抽口煙,我初中上卫生课就知道吸煙有害身体健康,我像模像样地把香煙的危害告诉他,严然像个小老师,劝爸戒煙。他听不进也戒不掉,他煙量不大,吸的煙是低价飞马牌大概二角多点钱一包,质好的前门牌,记得是三角五分。
  
  我从沒见他抽过前门牌,到春节他会买一包前门牌,备着招待向他来拜年的小辈男性,爸爸宁省自已,他的小辈就是我的众表姐表哥家,平时他们也忙,但每年向我爸妈拜年的习惯保持多年,出了我家门,路上无公交车,爸爸总亲自把他们送路口,并顺手招来三轮车,抡先付上了车钱,那时还没出租车,车钱路远的大概相当一包前门牌香煙,路近的相当一包飞马牌香煙,倘偌事先知道路远的亲戚来,妈的待客亲热不亚于爸,她会烧出最好的莱来招待,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,宁可第二天苦了自己和孩子们。
  
  小姑生孩多,经济更困难,爸总会事先对妹说,过年放假你每天带孩子来哥家吃饭好了,爸就和这个小姑同住南市区,小姑听哥话,带上孩子一群来我家过年假,我们小孩也聊玩得很开心,只是姑爹不好意思同来。(后来小姑全家支宁夏,在爸去世后的第二年,小姑来沪见到我爸遗相时,悲痛大哭,半年后她在宁夏死于贫血)爸每月工资全交妈,自已每月另用仅八元钱,这八元钱是上下班车钱、香煙钱、还有中午在銀行食堂吃饭的伙食费。偶而爸爸下班回家还会给孩子们一点惊喜,从包里拿出一包糖果每人分上几粒,偶而也会变魔术变出几只香蕉水果来,这样机会实在太少了,人小总究不懂事,我做好作业自去楼下在人行道跳绳,其实是在等待爸爸下班,希望第一个碰到爸爸,他再变戏法,变出糖果另食来,从没想到这些另食钱,是爸爸中午饭的伙食中省下来的。
  
  爸妈的孩子知道家里经济紧,我们从来不对父母提要求,六一儿童节学校组织活动或春秋游,学校要学生交二角钱,我就主动放弃,也不会向爸妈说起,只记得上初一时,去了一次南翔公园,班主任老师对我说,南翔古奇园不错,学校经费有点结余,学生毎人只交五角钱,中饭面包也在内,学生只需带杯子,因为学校带了水桶了。你妈如果不让你去,这五角钱周老师替你出。我这才大胆对妈妈说了,妈想,叫老师出过意不去,很爽快给了我五角钱,这次玩得蛮开心,还记得一个男生掉进了水塘里。
  
  我家弄堂对面是家羽毛球拍加工厂,厂里会进货树料,剥皮加工成球拍,树皮是废料,我人小蛮机灵,会进去向叔叔们讨树皮,征得他们同意后,我兴高彩烈跑回家,把这个好消息报告妈妈,拿着篮头去对面厂把地下树皮盛满拎回,为妈妈节省了买枈爿的钱。家中煤炉大多由我包生火,我将烧过煤球只只挫碎,仔细看过芯里还有没有可烧的,帮爸妈分担经济压力的个性从小形成,最最感人的是我可敬可爱的爸爸。
  
  1958年他支内那天家里没人送他上火车站,他对妈说,单位集体包汽车,敲锣打鼓会去送的,毎人发了一朶大红花,怕你去了要哭,影响不好,小孩上学,请假送我,会影响学业,都别送。叫妈送到家门口。妈照他的做了,送到门口他一定要妈上楼去,并交给妈一个信封,说上楼拆看,叫妈保重,请妈放心,他会照顾好自己。等我放学回家,妈妈告诉我,爸爸留下的信封里,是他瞒着妈妈的私房存款,每月二元的贴花存单共四张,第四张没贴满,因为他去支内了,无法每月二元贴下去,叫妈妈贴满12个月,这样不会损失利息。在信里他对妈妈说毎月二元贴花是从他毎月八元另用钱中省下来的,以防家中万一意外,需要才节存的,那么爸爸每月另花才六元!爸爸是个好丈夫,好父亲,是繁华大上海,观觅的好男人!他很想毎天変戏法,变出糖果来哄孩子们高兴,但他无能为力了。
  
  妈妈在爸去支内后一直没收到爸爸保平安的信,心里焦急万分,终于到同时支内的同事家去问,同事的太太说,她丈夫己寄来过三封信了,那边生活条件还可以,妈说,我咋没收到丈夫信呢?你先生在信里有否提到我丈夫过?同事太太说没有呀,她其实应该知道我爸半路发病住进医院,她怕妈妈知道,才故意瞒了我妈妈,妈妈是不善于对外交道的人,终于迸不住,去了外滩銀行找领导,领导说他也没得到那边消息,应该不会有问题。其实他完全知道,对方组织早就告诉他了,妈妈回来后又伤心哭了。
  
  好在她剛参加了丝绸制品厂工作,在工作中得到了快乐,能分散一些思念丈夫的焦虑心情,在她去找银行领导一个星期后,就收到了爸爸支内接收单位发给銀行的加急电报,是銀行那位领导送来的那封电报,当时我人小,也不会问他为什么你不去支内?后来去了爸爸那边,才知爸爸是在去支内的半途发了病,气喘高烧不退,留在当地医院重症抡救,住院三个多月,向上海家属封锁了住院的消息,等爸出院后,再由人护送到支内分配的接收单位,考虑家人的照顾,有利于爸爸的身体康复,才发出加急电报叫家属前去照顾,我当时还小,我想上海医疗条件好。把爸爸退回来好了,那时应该有飞机的。可为什么偏要家属去呢?在家中我是妈妈好帮手,粗活细活都能干,弟弟尚年幼是妈妈的宝贝,要带在身边,我初三还有三个月就毕业了,好考高中了,妈妈,你坚强些,不要把我带去!这只是我在心里对妈妈的恳求,我没对妈说。在学校里我是受老师们关爱的学生,各课成绩优良,老师们心疼我,说我妈考虑欠周,有一个只生儿子三个,没生女儿的地理老师对我说:别去!对你妈说,我收你当干女儿,高中费用我来付,等你高中毕业,考个师范学院,国家统报銷的,你毕业出来做个老师蛮好的,如果你觉得三年高中我为你出了学费,不好意思,那么就算我借你的,等你工作后还我好了。老师说,我家房子还蛮大,可以挤出一个亭子间让你住,反正三年,考上师大,你就住校了。我把老师的话都带给了妈妈,妈妈不作声,还是坚持要把我这个小帮手带过去,生命父母给,孝顺父母天经地义,况且我也爱爸爸,妈妈缺了我,照顾爸爸可能有困难,顺从妈妈吧,她肯定与爸爸书信交流后才这样决定的,去吧!虽然我舍不得上海,舍不得老师同学,但还是和妈妈弟弟趁上火车,与第三批上海机关干部,一同抵达爸爸的身边。
  
  那是1959年三月底,上海老北站人山人海,敲锣打鼓声欢送声似震天般的响,我心里怎么竟无快乐、和光荣的感觉呢?姐姐哥哥来送行了,为什么他俩不劝说妈妈将我留下来呢?也许我们的离开,有益于他俩的毕业分配去向,那时己经初步得知,他俩都留上海市区当老师,只是最后结果未公佈。我坐在火车厢靠窗的位置,埋下了头,突然我听见许多人在大声叫我的名字,我抬见头,看見了!班主任周老师带着全班同学来为我送行了。我顿时热泪涌出,周老师送上了她的后背有题字的单人照片,和一张全班师生合影照。有一个男同学急中生智,正巧带着学生证,撕下了证件上的照片送我留念,(照保存至今)大家叮嘱我保重!常联系。
  
  半个世纪过去了,周老师文革时,被无知的学生红卫兵批斗,抄家。家中墙上写满下流恶毒的攻击语句,她一夜白了头发,終于也挺了过来了,后文革后期不幸死于车祸,我的老师都是敬业的好老师,是现在老师们学习的榜样,现健在的怕已不多了,同学们还保持着来往,个别的不幸离世。学生时代那时保守,男生女生不讲话的,现在变成老头老太,回想过去往事,讲起来都那么亲切,毫无拘束,能走的还经常组织旅游,我的爸爸在支内单位,也得到领导和同事们的关爱,这个地方让我经历了生活的磨难,使我性格更为坚强,它是我的第二个故乡,我经常会想起这段人生的经历,对它,我付出过青春和我的爱心。只是回到上海后沒与同学们保持联系,希望他们个个家庭安康,也希望我留下过足脚的山区农村人民,経济生活繁荣,孩子们过得幸福。
  
  爸爸支内单位的党委书记是部队转业干部,他对爸爸说,这里高原气侯不适应你严重肺病的人,他开出一张盖过公章的请求函,让我们在回上海途中能得照顾,在那个年代这张纸是管挺用的,(我还保存着它)他对爸说,你回上海后保证还能活十年。我们回沪途中还得到过一位解放军干部无微不止的照顾,帮我们买票,我们还在他部队食堂吃过饭,爸爸后来给他部队写去了表杨信,他出差来上海,还特地再来探望爸爸,我记住了他的名字,他现在应该八十多岁了。
  
  岁月飞逝,爸爸回沪后健康状况有所改善,但是虚龄46岁就退休无事做,这种清福,使他精神很消极和失落,爸爸字体端正文笔良好,居委缺少秀才,爸爸就进居委担任了宣传干事的义务公益工作,他不是党员,但老年退休的工人要写入党申请,因文化程度不高,来我家请我爸爸写申请报告,写好后爸爸耐心读给他们听,叫他们回去认真誊写,千万别抄錯,他们都入了党,都是好党员,年令都比我爸大,可能都己作古,爸爸是肺病,缺乏营养,爸爸被支内转业的党委书记说中了,。
  
  在生命最后的住院一个月里,他对医生、护士的尊重,让肺科病区医务人员都受感动,他去世那天护士们都流泪了,他退休后上海总工会把他的退休金挂勾在上海鈡厂,与外滩銀行完全无瓜葛了,爸爸去世,退休金终止,我去钟厂办理相关的手续,负责退管会工作的同志,问了我开追悼会的地点和时间,我本想去爸老单位外滩的銀行通知一下,可是一想人走茶谅,他们只要把人送出去,就撒手不管了,爸爸毕竟是你这个銀行的优秀工作者,作为一場同事,他回沪以后,你们一次也没来探望过,太冷漠无情了,这样的领导是不得人心的。反而是挂勾拿退休金的上海钟厂退管会。送来了花圈,退管会负责人也来参加了爸爸的追悼会,令我深深感动。如今上海钟廠也可能也国企解体多年了。
  
  本以为参加我父亲追悼会的人数不会多,没想到街道也派来了代表,还有居委全体干部,和熟悉爸爸为人作风与品德的,邻里居民一大帮人,不请自到,来送爸最后一程。爸爸虽然没有像电影爱情天梯里的男主人公,为妻筑出6207个石阶,可他的石阶是筑在妈妈和儿女的心坎里,他的真实善良,爱他人胜过自己,热爱祖国,坚定不移听党的话,把爱奉献给社会的高尚情操,影响了我,他是一个好丈夫、好父亲、真正的好男人。爸爸去世整三十九周年,我用电脑写字,表达我对爸爸的怀念和深深的爱!愿爸爸和妈妈在另一个世界过得健康和快乐!
  
本文网址: 未知
下一篇:没有了